弗赖堡俱乐部队歌

誤把企業當“家業” 肆意妄為終自毀 ——云南廣電網絡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建又嚴重違紀問題剖析

日期:2017/8/2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點擊:14937 

  • 他把政治紀律當兒戲,隨意違反;把組織紀律當擺設,只手遮天;把廉潔紀律當笑談,以權謀私;把群眾紀律當小事,肆意踐踏;視工作紀律如虛設,我行我素;把生活紀律當耳旁風,驕奢淫逸。

    頂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反而叫囂:“不就是一點小問題嘛!”

    ……

    誰能想象,這些囂張、狂妄的言行竟然出自一名省屬國有企業一把手。

    王建又,云南廣電網絡集團“當家人”(正廳級),以“網絡帝王”自詡的他,把集團當成自己的“獨立王國”,把企業當成自己的家業,信念動搖、喪失黨性,獨斷專行、“任性”妄為,妄想成為紀律之外、不受監督的“特殊黨員”,結果墮入腐敗深淵,精心編織的“帝王夢”終成“南柯一夢”。

    2016年9月20日,王建又因嚴重違紀并涉嫌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面對誘惑, 他理想信念崩塌,喪失黨性

    有著30年黨齡的王建又,對封建迷信近乎癡迷,是不信馬列信“大師”、不問蒼生問鬼神、把“風水大師”當成護身保鏢的典型。

    王建又認為自己有“官相”、有“福相”,生活中,他用所謂的“九龍杯”喝水來體現自己的與眾不同。有一次他帶領部下到騰沖出差,在參觀完一個“賭石”市場后,王建又信誓旦旦地對隨行的部下說:你們信不信,如果賭石我一定比你們厲害,因為我比你們有福氣!

    他原名“王建中”,2002年請“風水大師”看相后改名為“王建又”,自認為改名后運氣開始好轉,才由副廳調為正廳。2011年,他找風水大師想通過改變其辦公室“風水”來壓制與他有矛盾的副總經理,一段時間后,該副總經理被組織調走了,王建又大為高興。至此對“風水大師”的迷信到了頂禮膜拜的程度。

    “一定是集團內部小人作祟!”2014年網絡舉報王建又有關問題發生后,凡是在集團公開場合,王建又脖子上都會戴著一串自稱“開了光”的佛珠,公開宣稱自己有“佛”保佑,不會出問題,直到接受組織審查前才將佛珠從脖子上取下。

    對迷信的癡迷,讓王建又的黨性原則、政治覺悟、道德防線也漸漸喪失、崩塌。

    今年5月被組織調查前,他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多次與他人串供、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接受審查期間,他故意向專案組提供虛假情況誤導取證方向。他沉溺于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的生活,不堅守黨員領導干部道德底線,嚴重違反生活紀律。

    隨著理想信念的扭曲,王建又的宗旨意識也漸漸淡化,他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演變成了隨意損害人民群眾利益。正如他在悔過書中寫道:“隨著思想蛻變,我為人民服務的意識淡薄了,服務‘金錢’的意識卻增強了,在金錢的誘惑下,我一天天喪失了共產黨員的愛民之心、為民之情。”

    昆明某廣播電視網絡傳輸有限公司等7家民營企業,違反云南省發改委有關規定,擅自提高有線電視基本收費標準侵害群眾利益,王建又坐視不管、不聞不問。他插手干預廣電集團下屬企業的招投標工作,組織5次虛假招投標,讓其事先確定的某公司中標。結果該公司在開發建設中,違規施工,僅開工1個月就造成424戶房屋受損變成D級危房,受損面積達35041.68平方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2.8251億元。

    面對權力, 他作風獨斷專橫,任性妄為

    王建又把云南廣電網絡集團當做自己的“獨立王國”、“專屬領地”,獨斷專橫,大搞“一言堂”。

    兼任廣電網絡集團的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三職的王建又,刻意選擇用尾數為“111”的車牌來象征其在廣電網絡集團的絕對“權威”。他肆意踐踏民主集中制原則,破壞黨內政治生活,為達到個人目的,在黨委會上經常搞個人說了算,從不讓其他班子成員反對發言,即便黨委會有了不同的聲音,為體現黨委會意見的一致性,王建又還指使辦公室人員隨意更改黨委會記錄。有時甚至故意繞開持有反對意見的班子成員,召開黨委會。“三重一大”集體決策制度、企業內部的監督制度對他來說形同虛設。

    云南省委明確規定,單位一把手不能直接分管干部人事,但王建又對規定置之不理,獨攬人事大權,違規任用干部。

    1993年王建又與無正式工作的譚某相識。2006年8月,在王建又幫助下,譚某被聘為報業集團房地產公司副總經理(非正式員工)。2009年7月至2015年2月,在王建又的“特殊關照”下,短短6年間譚某就從非正式員工,搖身變為一名享受正處級待遇的省屬國有企業干部。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作為云南廣電網絡“領頭羊”的王建又,本應把主要精力放在發展云南廣電網絡事業上,但他卻致力于發展地產項目,不顧其他班子成員的反對,一意孤行,個人決定成立云南廣電地產公司,喊出了“用副業養主業”的口號,把集團的大部分資金投入地產項目,造成主營業務資金短缺,最終由于廣電地產公司經營管理不善,受其影響,廣電網絡集團負債率由原來的不到50%,急劇上升到現在的71%,集團發展面臨沉重的負擔。在國家大力推進“三網融合”戰略機遇期內,云南廣電網絡集團錯過了最好的歷史發展時機。

    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王建又不收斂、不收手、不知止,我行我素,頂風違紀。

    2013年至2015年,身為廣電網絡集團一把手的王建又,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省委實施辦法的要求,以每人每年8000元的標準,在元旦、春節、中秋等節日期間為干部職工發放過節費。2015年1月,王建又主持召開財經會議,以績效考核獎名義,把過節費分攤到每個月,與工資一起發放,妄圖規避審計。

    2009年7月,王建又到廣電集團擔任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后,認為配給自己的公務用車檔次低,不夠氣派,遂指示集團下屬某企業購買一輛價值110余萬元的奧迪Q7越野車專供其使用。直到2013年12月,中央八項規定出臺一年后,王建又才歸還了這輛超標“座駕”。

    面對金錢,他私欲膨脹,以權謀私

    隨著職務的提升和工作崗位的變動,獲取金錢、貪圖享受慢慢占據了王建又的思想,他平時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撈錢,如何快速地獲得更多財富。

    私欲的極度膨脹,讓王建又從一開始收受一兩千元禮金時忐忑不安,發展到單次主動向下屬索取100萬元巨額錢款感到“理所應當”。

    2011年1月,王建又得知建設銀行有一款理財產品可以獲得較高收益時,便安排下屬譚某并以譚某名義代為購買。該款理財產品起售價是150萬元,他在轉賬給譚某50萬元后要求譚某為其墊付余下的100萬元。2012年6月該款理財產品到期,基本沒有盈利,王建又要求譚某將買理財產品的150萬元全部拿給自己,并向譚某許諾將來會給他更多的平臺和機會。譚某在王建又赤裸裸的索要下,如數照辦。

    王建又一邊受賄,一邊把手伸向公款。2010年,重慶廣電局牽頭邀請四川、貴州、云南共同出資拍攝電視連續劇《解放大西南》,該劇播出后,獲得了較好的市場收益。2012年1月,云南廣電網絡集團收回投資拍攝電視劇的500萬元公款,并收到24萬元的投資收益款。王建又當時便對投資收益款打起了歪主意,指使財務人員將其中的20萬元取出供其私用,還再三叮囑財務人員想辦法將賬目做平。

    在王建又的“示范”效應下,廣電集團內部在其任職期間,收送禮金、禮品一度成風,正常的工作關系遭到破壞。

    多行不義必自斃。憑借努力走上領導崗位的王建又,最終還是沒有擋住金錢的誘惑,在金錢面前背棄了黨性原則,違背了為官的初衷,偏離了人生軌道。然而,世上沒有后悔藥。在紀律面前,再深刻的懺悔,再傷心的懊悔,再痛心的后悔,留下的只能是一個令人惋惜的嘆號。(孟凡兵 云季軒)

    懺悔錄

    當了領導后,我開始放松了學習,放松了自我要求,放松了自警自律,好話聽得多了,腐朽的東西乘虛而入,享樂主義思想占據了主導地位,最終倒在了權力、金錢和女色的泥坑里。

    一、貪欲之心,使人生價值扭曲。這些年,獲取金錢、貪圖享受慢慢占據了我的思想、侵蝕了我的靈魂,平時所思所想就是如何撈錢,如何獲得更多的財富。由于利欲熏心,自私和貪婪不斷升級,收受錢物一次比一次多。從一開始收受一兩千元禮品、禮金時的忐忑不安,發展到單次主動向下屬索取100萬元巨額錢款時的理所應當。我自認為自己的行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就像皇帝的新裝,陶醉其中,實則欲蓋彌彰。這些年來,我竟然一次次冠冕堂皇地在主席臺上、在報紙電視臺上高談闊論黨性修養、拒腐防變,現在想來是多么的可恥、可笑。

    二、思想滑坡,讓理想信念動搖。多年來,黨內文件我要么不看,要么是一目十行,看過就丟,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黨紀條規、法律法規更多的是放在書架上當成擺設,束之高閣,有的甚至沒有翻開看過一眼。學習流于形式,導致了我對黨的方針政策、黨紀黨規的認識非常膚淺,有的甚至聞所未聞。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我不信馬列信鬼神,甚至揮霍公款搞迷信活動,變得患得患失、思慮重重、心浮氣躁。

    三、我行我素,使權力失去監督。我錯誤地認為我手中的權力是努力工作、千辛萬苦得來的,于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手中的權力成為我謀取個人利益的私器。我把國有企業當做自己的獨立王國,在這里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被我任意踐踏,企業內部監督制度對我形同虛設,聽不進不同的意見,排斥與我意見相左的人,久而久之,沒有人愿意提醒我,也沒有人愿意給我提意見,班子成員間喪失了團結和諧,我就像被放在溫水里煮的青蛙,一步步走向了腐敗的泥潭。

    現在,我每天都會想起年邁的父親,一想到他,就想流眼淚,他是最要面子的人,怎么能接受兒子做了見不得人的事、身陷牢籠的現實,每每想到這我的心都碎了。金錢可以換取一切身外之物,但買不來最寶貴的親情、自由和幸福。

    回首我的人生,以奮斗開始,以輝煌展現,以自我毀滅結束。我本末倒置,錯誤地放大了個人,凌駕于組織之上,從開始的差之毫厘到最終的失之千里,人格和黨性在錯誤認知中一天天失真、失軌。我辜負了長期以來黨對我的教育培養,辜負了各級組織、各級領導對我的關懷、信任和希望,十分愧疚和悔恨。(摘自王建又懺悔書)

    共0條評論

    已關閉
    弗赖堡俱乐部队歌 比赢客pk10软件的技巧 快三稳赚方法 老时时个位走势 澳洲f1赛车最稳计划 pk10免费计划软件 组三组六对刷盈利技巧 怎么看北京pk10规律 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技巧 西安二人麻将技巧 九龙肖王3肖6码王 网赌AG百家了作弊 精准三肖六码期期免费3肖6码 北京彩票官网pk10 秒速时时赌博 知识管理标准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