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赖堡俱乐部队歌

云南警官學院原黨委書記杜敏嚴重違紀案件剖析

日期:2017/6/30 來源::《云嶺先鋒》2017年第6期  點擊:19733 

  • 執法破法走上不歸路

    ——云南警官學院原黨委書記杜敏嚴重違紀案件剖析

    一個在公安政法系統“深耕”40多年的“老兵”,卻目無法紀,執法者帶頭違法,敬畏何在?

    一個35歲即任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長的組織“重點培養對象”,卻違法亂紀,結黨營私帶頭貪腐,正氣何在?

    一個警官學院黨委書記,卻頂風違紀,利欲熏心家風不正,廉恥何在?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杜敏的恣意妄為,把自己一步步“搬進”了親手筑起的牢籠。

    經查,杜敏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調查;違反組織紀律,未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規經商辦企業;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務影響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幣1033.0905萬元、美金1萬元,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長期占用公車不還。其中,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他人錢財的問題已涉嫌犯罪。2016年9月8日,云南省紀委報經省委批準,給予杜敏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以權謀私 墮落猶如脫韁野馬

    沒有凈化過的朋友圈,往往是黨員領導干部腐敗的“加速器”。長期以來,杜敏與云南3家公司的董事長趙某某、陳某、鐘某關系密切,他們都被杜敏視為“朋友”和“兄弟”。杜敏利用職務影響,為他們提供幫助、謀取利益,老板們則投桃報李,送給杜敏豐厚的回報。

    2010年,趙某某看中了官渡區小板橋街道的一塊地,欲租賃后建倉庫出租謀利,但該地塊已租給別人。為拿到該地塊,趙某某請杜敏出面協調。經杜敏協調,趙某某順利租到該地。為感謝杜敏的幫助和防止倉庫蓋好后被拆遷,趙某某干脆邀約杜敏入股。杜敏聽到蓋倉庫出租很賺錢,遂提出其出資100萬元并占40%股份。2011年11月,杜敏擔心投資倉庫出事,急忙要求趙某某以現金形式退還了入股的100萬元。

    然而,為維持好與杜敏的關系,2012年至2016年間,趙某某仍以分紅名義先后6次送給杜敏人民幣680萬元。采取同樣方式,杜敏為鐘某協調辦理了電力維護搶修工程車輛入城通行證,協調解決了鐘某承接電力設施工程的問題,先后收受鐘某所送人民幣45.1萬元。

    貪欲之門一旦打開,墮落猶如脫韁野馬,一發不可收拾。杜敏妻子鄢某某熱衷于倚仗杜敏的影響力來尋覓“商機”,杜敏也樂意為妻子的公司鞍前馬后地效勞。

    夫妻二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通過“三部曲”上演“空手套白狼”,獲得云南某公司董事長陳某輸送的人民幣273萬元、美元1萬元。

    第一步是拋出“橄欖枝”。2011年初,杜敏、鄢某某等人到陳某公司看項目,鄢某某向陳某提出希望將某項目的太陽能供貨及安裝工程交由她來做,因杜敏在場,陳某表示會考慮。

    第二步是展示“形象店”。2011年7月的一天,杜敏夫婦盛情邀請陳某前往考察鄢某某的太陽能熱水器形象店,杜敏在其考察中正式提出希望陳某在某項目上使用鄢某某的太陽能產品。為了與杜敏搞好關系,陳某爽快答應了杜敏的要求。

    第三步是“請君入甕”。杜敏和陳某等人在一次吃飯時,杜敏向陳某提出要其與鄢某某一起投資建一個太陽能熱水器廠,便于向陳某供貨。陳某同意后,鄢某某以無錢投資為由,要求陳某“代墊”投資款,陳某只好答應。2011年8月的一天,鄢某某派人從陳某處取走255萬元并將此款作為投資款驗資(占股51%),陳某出資245萬元(占股49%)注冊公司并建廠,鄢某某任公司法人,但雙方未簽訂任何協議。

    杜敏得了好處,也要“禮尚往來”,他將陳某介紹給時任官渡區區長劉某某,并讓劉某某支持陳某在官渡區城中村改造的項目。2012年下半年,杜敏向時任昆明市供電局領導打招呼,協調推進陳某房地產項目回遷房的供電設施工程。

    黨紀國法面前 沒人能當“鐵帽子王”

    杜敏在擔任昆明市公安局長、昆明市政法委書記、云南警官學院黨委書記、省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期間,利用中秋、春節等時機,大肆收受別人所送禮金共計人民幣143.44萬元。面對送禮之人,杜敏從心慌到不慌,從不自然到順其自然,到后來幾乎是來者不拒。

    黨的十八大之后,在中央和省委、省紀委三令五申的情況下,在正風反腐的高壓態勢下,杜敏還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繼續收受禮金16萬元。

    杜敏離開昆明市到警官學院任職后,仍然長期占用昆明市公安局的公車。2007年12月,昆明市公安局警衛處購置1輛奧迪A6車給時任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的杜敏使用。2011年1月,杜敏調任云南警官學院黨委書記后,帶走該車繼續使用。2013年3月21日,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嚴格執行公務用車管理規定有關問題的意見》后,杜敏仍未按規定整改退回占用車輛,直至2015年1月省紀委領導與其談話后,杜敏才將該車退回昆明市公安局。

    妄想升官發財 卻落得家破人亡

    任何一個商人在投資送禮時,看重的都是杜敏的權力。可杜敏卻如同溫水里的青蛙樂此不疲,還支持全家齊上陣,妻子經商、兄弟幫襯、連兒子也成為公司法人代表,大搞利益輸送。

    2009年11月至2014年5月,杜敏的兒子杜某、妻子鄢某某在昆明、上海成立3個公司;2014年5月,杜某出資300萬元,占有深圳市某有限公司20%股份,并擔任公司法人。2010年8月杜敏與趙某某等人共同出資,在西藏拉薩注冊成立了一公司,注冊本金為人民幣585萬元,其中杜敏出資50萬元,由趙某某代為持股。

    上述事實,直至案發,杜敏在歷年的《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中從未向組織報告。

    心思縝密的杜敏還時時撥弄著自己的“小算盤”,把收到的大額款項用于營利性活動,或委托老板幫其理財,或把錢借給老板放貸,一方面可從中獲取高額回報,另一方面可避免存入銀行或放置家中“有跡可循”。

    2011年至2014年,杜敏先后將現金人民幣1000萬元交給鐘某幫其理財。鐘某為感謝杜敏幫其協調電力設施工程并維系與杜敏的關系,樂于幫忙。2011年底至2013年上半年,鐘某先后向杜敏支付利息共計人民幣84萬元。2014年11月,鐘某按照杜敏的安排,將900萬元“借給”其子杜某為法人的深圳某公司。

    杜敏從收受禮金開始,一步一步走向貪腐,一個黨員干部熱衷經商斂財,一點一點墜入深淵。失去的不止是自由,還有家庭和尊嚴。如今,夫妻反目,父子離心,母親去世,父親病重,身陷囹圄。一個曾經令人羨慕的家庭就這樣分崩離析,令人扼腕。

    杜敏含淚說道:“我雙規后我母親就被氣死了,我父親86歲了,我估計等我出去已經見不到他了。我弟弟我沒有管好,我有責任,我們一起進了監獄,我是我們杜氏家族的恥辱。由于自己的錯誤,還將兒子牽連了進來,差點也將他毀了。真的愧對組織,愧對所有的親人。”

    用辦案經驗欲蓋彌彰 聰明反被聰明誤

    杜敏在公安和政法系統工作40多年,既擔任過公安、政法部門的主要領導,又長期分管刑偵工作,查辦過多起案件,反偵察、反訊問能力很強。他在進行違紀違法活動時,小心謹慎、行事周密,步步設防、行為隱蔽。

    省紀委于2015年對杜敏進行談話,并敦促其如實向組織說清問題,但杜敏卻信誓旦旦、矢口否認自己存在違紀問題。更為惡劣的是,當杜敏預感到組織可能會對其展開調查時,與相關人員統一口徑、偽造合同和相關憑證,掩蓋違紀行為,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

    2013年5月至2015年5月,杜敏違規參加某大學“后EMBA”第六期培訓期間,云南某房地產開發經營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某為感謝杜敏幫其協調某項目,代杜敏支付往返機票和住宿費用共14.3萬元。為逃避組織調查,杜敏召集其弟和張某商量對策、統一口徑。經3人商定,由杜敏兒子杜某送一批酒水給張某,把送酒水的日期提前,統一口徑為由于張某欠杜某酒水錢,就用此款抵消張某為杜敏支付的費用。然而,精心設計的“妙計”,不但沒讓杜敏蒙混過關,反而將違紀事實越描越黑。(云季軒)

    共0條評論

    已關閉
    弗赖堡俱乐部队歌 警察怎么查违法时时彩 台湾五分彩官方开奖记录 im体育是什么平台 11选5中奖助手官方下载 2018大乐透开奖号 快乐赛车走势图 助赢计划app 开战中国app 传奇街机电玩捕鱼 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江苏 重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 江苏时时视频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3分赛记录 四川金七乐官网下载 pk10六码全年可用